返回

偷香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052节 白莲花世界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那如莲花的女子微凛,她和单飞对战时,看似处处克制单飞,可她内心深处却知,单飞受制更多是因为孙尚香。

    哪怕带着孙尚香,单飞仍旧神出鬼没的让人根本捉不到踪影,她适才一击看似击中了单飞,可单飞空中转瞬龙腾鹰飞,看起来竟丝毫没有受伤的模样。

    见单飞手中突然多出一物,那女子只以为单飞是要反击,不由凝神以待。

    风浪高耸,蓄力待冲!

    单飞无视前方的险恶,将手中的那朵玉制的莲花抛向了半空。流年大亮,其中有光华直冲而上,正罩在那朵莲花之上。

    “夫物芸芸,各归其根!”单飞喝道。

    这朵莲花是赵达交给他的,说是郭嘉所留。当初单飞看到这朵莲花时,脑海中迸出的念头就是——易城那晚去找郭嘉的神秘女子,恐怕就是白莲花。

    白莲花一直希望他回转,并且努力让他回转中?可白莲花为何突然洗去了记忆?绝非巫咸所言的那样!

    巫咸的言语听起来顺理成章,可巫咸显然是巧妙的利用某些结果,再加上言语误导将白莲圣女引向错误的方向。

    他单飞这种时候苦于无法解释,但玉制莲花若真的是白莲花所留,那他就能复原一些和白莲花交往的真相。

    他虽不想深究白莲花的情感,可他从来不惧真相!

    流年光芒照在玉制的莲花上,如有灵性般倏然折出去一道光芒,正冲在那如莲花的女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那女子娇躯一震,本待闪避,可下一刻的功夫倏凝当场。

    流年光芒再是折出,前方空中蓦地闪出影像,有声音从中传出,“地藏王,我不想忘记单大哥!我……舍不得!”

    一女子正跪在无暇洁净、无有尘埃的空间内。声音哽咽,有泪珠从她洁白无暇的脸上缓缓流淌而下。

    那啜泣的女子赫然就是白莲花!

    极似莲花的那女子看到另外一个很像自己、却又很是陌生的女子如此这般,不由神情惊诧,攻击终止。

    她突然感觉那跪着的女子就是她自己,一个让她陌生、偏偏又熟悉无比的自己。

    巫咸本是悠闲的声音有了焦灼之意,“白莲花,你莫要被单飞用出的幻相所迷,他这人最精通的就是蛊惑之术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出半截,突然沉默下来。因为他发现周天易幻境中风涛虽涌,但有衰减之意,而那本是萧杀愤怒的白莲圣女眼角,蓦地有了湿润之意。

    周天幻境静寂。

    无尘的空间内,白莲花孤零零的跪在那里,任由泪水流淌而下,“我为什么一定要忘记单大哥?”她像是在质问,又像是要求助。

    天籁处终于传来一个平和的声音,“因为你本是白狼秘地创造的一个奇迹。你被鬼丰带到世间,是白狼秘地的一个实验,我们希望看到白狼秘地之人虽到了那个丑陋的世间,被世俗包围,仍然能够出淤泥而不染。”

    顿了片刻,那声音轻叹道:“你遭受了世间的极多苦难,虽近女修,却能不被女修所控,已让我们十分意外。”

    声音中满是鼓励,那声音道:“可你是白狼秘地所创造的最优秀的异形体,本应该与众不同。旁人都以为异形一定会怪异非常,但那不过是世俗的观念,异形香真正要改变的绝不是外形,而是内在。你因为继承异形最优秀的传承,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突飞猛进,可在我看来,你的成就远远未到你潜能的百分之一。你若想发挥潜能,就要如莲花般出淤泥而不染,真正的放空忘却、无所牵挂,只有那样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等说完,白莲花已经泣声截断道:“地藏王,我到了这个世上后,除了鬼丰叔叔外,只有单大哥对我是真正的好,不夹杂念的好。他帮了我,从不求回报。那时我如乞丐般,只有他才会平等待我、正眼看我,为了一个卑微的我,命都不要!”

    地藏王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听起来虽是冷静,却不是冷酷。冷酷多是无情,冷静呢,或许是因为多情。

    声音中满是刻骨铭心的思念,白莲花哽咽又道:“自从单大哥站在我面前、为我遮挡了风雨起,我就爱上了他。我那时什么都不懂得,不知道什么是爱,可我真的不想失去他。他始终当我是个孩子一样,我一直想得到他的爱,我所做的一切,全是为了他。鬼丰叔叔让我离开他,我就离开他,可我离开是为了和他再一次的相见……”

    泪水难止,白莲花喃喃道:“鬼丰叔叔让我去冥数,我就去冥数,鬼丰叔叔说我只有变得出类拔萃,才能帮他,才能让他爱上我,我于是一年间从无间断的习练,只盼自己变得与众不同,只盼让他能爱上我。在我心中,并不想变得与众不同,可是为了单大哥,无论如何改变,我都是心甘情愿。我用一眼的瞬间就爱上了他,也可以用一生的光阴等待他的爱。”

    莲花泪流不止,白莲圣女眼中亦是有泪。记忆虽被洗去,可情感呢,如同藏在地底的火山,终究有一日会爆发。

    她……原来就是白莲花?!

    往昔的一切瞬间回到了脑海,她不用再听下去,亦知道白莲花接下来会说什么,因为那是她痛入骨髓的倾诉。哪怕在鬼丰面前,她亦没有这般吐露心事,可在地藏王之前,她终究吐露了自己所有的思念。

    吐露只怕忘怀。

    吐露亦是因为只能忘怀。

    单飞看着白莲花昔日的落泪倾述,从未想到他眼中那个古灵精怪的少女会对他那般的情意深邃。

    孙尚香眸中亦有泪光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地藏王,你却告诉我,我一定要忘记他。”白莲花伤心道:“我不想,我不舍,我能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她泪流不止,却没有说下去。

    地藏王缓缓道:“单飞从龙宫天塔消失,人世间再无踪影,以白狼秘地的天眼亦是搜他不到,因此他一定去了异次空间,而且深陷其中不能回转。这比迷失在无间空间内更是凶险。”

    单飞微有讶然。

    地藏王说的和事实有所出入,但离真相已经很是接近。这个地藏王不但对异形香有着深邃的认识,进而塑造出白莲花这般杰出的人物,看起来对无间香亦是有着极高的造诣。

    此人究竟是谁?

    “你找了他许久,如今求我帮手,忘却他才是我能想到的唯一方法。”地藏王沉吟道:“你和他有缘,但有缘还不够,要通过你找到他,还需要你成百上千倍的提升自己。而能如此迅猛提升你成就的方法,白狼秘地只有放空抹去全部记忆一法。”

    周天易幻境中的白莲花泪水轻落,她记得自己那时已深切明了,她一定要忘记单大哥。她已没有别的方法。

    洗去记忆原来不是因为恨,而是因为爱!

    她一定要找单大哥回来!她可以抛却性命,可她真的难以割舍自己的思念……

    高涨的海水缓缓而落,恢复风平浪静的伊始。白莲花眼中蕴泪,双手掐了个奇怪的手诀,却不像要对单飞出手。

    巫咸出奇的没有出声。周天易能将谎言成百倍的放大,可对真相呢?终究无法抹杀!

    幻境中唯余影像中白莲花的喃喃低语,“地藏王,都说你神通广大,可你能不能告诉我?”她满是伤感道:“我如果忘记了单大哥,他又不会再记得我,那我究竟为何要存在这个世界上呢?”

    她言语幽然,其中自有惊心动魄之感。

    孙尚香为之动容,单飞垂下头来,眼中有了晶莹的光华。

    地藏王不语。

    或许无所不能的地藏王亦是不知道,你如果深爱一个人,他偏偏深爱着别人,你应该如何去做?

    “地藏王,你也不知道的,是不是?”白莲花幽幽道:“可是、在我洗去记忆前,我能不能请求你一件事?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地藏王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单大哥回转的那一天,我应该已不记得他。”白莲花的泪水如珍珠般,颗颗垂裂在地面上,如同微小、却晶莹的出水莲花无声的绽放。

    “可你能不能让我再见他一面?能不能让我知道他的安然无恙?”白莲花抬头时,心意已决,“你能不能让他再看我一眼,一眼也好!”

    单飞眼中有泪,终于扭头看向那默默盈泪的少女。

    少女正痴痴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一眼如同万年。

    影像中突然有光华闪烁,一朵玉制的白莲空中飘飘荡荡的到了白莲花的面前,那正是郭嘉留给单飞的那朵玉制莲花。

    “将这朵莲花交给单飞的挚友,请他转交给单飞。”地藏王轻声道:“单飞如果有机会拿到这朵莲花,那你们……终究还会再次相见。”

    影像终没。

    幻境如梦沉静。

    只有那朵玉制的莲花从半空中跌落,被单飞轻轻的握在手上。

    白莲花看着单飞手中的玉莲,良久。目光划过单飞,并没有太多的停留。空中盘膝,双手掐诀,白莲花低声却清晰道:“红尘白莲花世界,流离四方明中央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有光芒从她手上绽放而出,就如无暇的莲花在怒放,瞬间明破了周天易幻境的红尘迷离。

    亦照出了幻境外的世界。

    仍夜。

    泪水无声无息的轻落,就如寒夜中洁白的飘雪。
网站无法打开请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 ltxsba@gail.com 获取最新地址
网站无法打开请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 ltxsba@gail.com 获取最新地址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最新地址:m.ltxsba.pw m.ltxsba.fu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