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偷香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053节 刺秦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周天易幻境迷离,哪怕单飞以性空缘起之法亦是不能化去,不想白莲花掐诀后手中有光芒如洁净无暇的莲花般,瞬间已冲淡幻境迷离,让单飞、孙尚香不但看到幻境外的景象,亦看到黑暗雪中众人的震惊和慌乱。

    “曹冲”悬在半空之中,君临天下的凝望着下方众人,冷峻道:“朕乃始皇帝,尔等见朕如何不跪?”

    下方众人惊愕难言。

    曹操脸沉如冰,哪怕丁夫人都是意识到不对,还是不由呼唤声,“冲儿?你不是冲儿吗?你大病初愈……”她没有再说下去,潜在意思自然是你胡说什么?总不是烧坏了脑子?

    “曹冲”冷哼一声,森冷的目光缓缓从众人脸上掠过,神色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单飞、孙尚香已知女修要复活秦始皇的内情,见到这般场景,心中仍是惊愕,暗想秦始皇固然是千古一帝、手腕非常,可他做事总要有人用才行,他就算复活,如何能让曹操等人为其卖命?

    荀彧、赵达等人再是镇静,眼下亦是毛骨悚然。荀彧总算胆壮,上前一步道:“仓……”他本想称呼仓舒公子,可见半空的“曹冲”望来,目光森然,立即改口道:“阁下究竟何人?”

    “曹冲”冷冷道: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;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!朕乃始皇帝,后继者二世、三世以至万世,均是朕之臣民。这世上难道还会有另外的始皇帝,你这般问话,未免太过愚蠢!”

    荀彧脸色微白。

    他身为曹操的谋主,这些年来听多的都是赞美之言,倒是头一次听到有人这样骂他。可他顾不上计较,听“曹冲”这般说,的确很符秦始皇的作风,暗想如今这“曹冲”真是秦始皇不成?

    这件事实在太过离奇,他若是就这么承认,有什么问题,难免贻笑大方,可面对那不过十数岁的孩子,他偏偏感觉面对的是手握生死大权的帝王,一时间竟不能言。

    赵达意识到不妙,闪身到了曹操的身边,用了个眼色。他在曹操身边多年,很多事情不用言语,彼此亦是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事情不对,要除祸患,就要杀了秦始皇!

    赵达胆大包天,哪管眼前的是什么秦始皇还是汉高祖,只要对曹操有威胁的人物定是斩杀无疑,问题却出在——丁夫人在场,空中的人看起来明明是曹冲。

    曹操为了弥补遗憾,不惜和女修达成交易也要复活曹冲,如今“曹冲”真的复活,他赵达如果再杀之,接下来的结局,完全和曹操预期的南辕北辙。

    杀容易,可杀了之后呢?

    曹操默然。他饶是老辣非常,亦是没有想到过会有这般变化。女修所为,实在超乎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雪静落。

    空中的“曹冲”看到众人的异样,亦是沉默下来,似在思索着什么。

    白莲花眸光流转,冷漠道:“巫咸,你和女修机关算尽,如今败相已露,灭亡不远!”一言落,哪怕单飞都是微有意外,不想世上还有人能对巫咸、女修这般判断。

    巫咸波澜不惊道:“白莲花,你真以为凭你的这点儿本事,就能与我为敌吗?你虽能看清了周天易幻境,可你要冲出去还是不能。”

    白莲花凝声道:“我不用冲出去!”

    “哦?”巫咸悠闲道:“你若是喜欢和单飞在此间做客,我倒是很欢迎的。不过你不觉得你们三人有些挤了吗?”

    单飞微凛,听出巫咸仍在挑拨白莲花对孙尚香出手。

    白莲花根本未看单飞和孙尚香,“我知道你在拖延什么!”凝望银河落尽之地,白莲花道:“你骗不了我!你虽在复活秦始皇,可借用曹冲躯体复活的秦始皇眼下仍是无源之木、无根之水。他要真正变成秦始皇,不但需要你们不停的贯注能量,还需要时间。”

    巫咸这次没有应声。

    “因此我只要毁了秦皇陵中真正的秦始皇,假借曹冲复活的秦始皇不生就灭!”白莲花长吸了一口气,“单……飞,你不是白狼秘地的人,可你也应该不希望秦始皇复活?”

    孙尚香听白莲花直呼单飞的名字,神色复杂。白莲花看到往事后,不再对单飞出手,这是不是说明她已恢复了记忆?对单飞只有爱意的白莲花,如何会受巫咸的挑拨对单飞出手?可恢复记忆的白莲花却不再如昔日般称呼最爱的单大哥,显然是在保持着距离,那白莲花究竟想着什么?

    单飞无暇分辨其中的微妙情感,提醒道:“这里不是秦皇陵。”他觉得白莲花说的很有道理,釜底抽薪的除去秦始皇的真身,自然能对其复活计划造成致命的打击,可这里是周天易幻境。

    白莲花能毁去的只是她看到的幻影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秦皇陵!”白莲花确信无疑道。

    单飞微怔。

    白莲花解释道:“你用流年遵循十二因缘之道可以缘起化空真存虚生之境,但你化空不了此间……”

    单飞霍然醒悟道:“因为巫咸这次用的是真实空间。”

    白莲花说的略有高深,可单飞对这些变化一点就通,如果用他那个年代的说法就是,时空留存的痕迹,有物质、精神两类,他用性空缘起之法可快速模拟虚世界的生灭,甚至可用流年加速世间物质的改变,却终究不能将本来存在的物质世界化作虚无。

    因此哪怕黄帝、九天玄女那般人物,亦要创建个黑洞逐步的化空亚特兰蒂斯文明。

    巫咸是用真实的秦皇陵困住了他们,巫咸如何能做到这点?只怕亦是利用了某些巧妙的空间规则。

    白莲花见单飞明了,遂不多加解释,人如冉冉莲花飞起,已向极远处的秦始皇棺椁所在之处冲去。

    出奇的是,黑白无常立在原地,没有稍动。

    单飞微有诧异这二人的举动,可来不及多想,挽着孙尚香的手臂,亦跟白莲花向前冲去。他听出白莲花语气中的疏远,但在这种时候,他不但相信白莲花的判断,更信白莲花的为人。

    白莲花更像是已浴火重生!

    瞬间到了白莲花身旁,单飞低声道:“我去刺杀秦始皇!”他说出这话,自己也有点怪异之感。

    秦始皇早就死了,他看起来要让秦始皇再死一遍!

    秦皇陵壮阔难言,单飞离秦始皇棺椁尚有段距离,但他谙熟空间无碍法则,这般距离本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单飞担心的是——秦始皇建造秦皇陵着实耗时耗力,巫咸、女修既然参与其中,显然对此事图谋已久,如何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毁去秦始皇的真身?

    前方会有陷阱!

    白莲花心中何尝不是这种想法?

    谁都不知道她说出“单飞”两字时是何等的艰难,换了称呼后,她感觉最爱的单大哥已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如今的她绝不能再生情欲,她能动用神通将此间观照分明,因为她已去嗔、去痴、亦是去贪!

    无明本由贪嗔痴起……

    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,只有去除贪嗔痴的执念才能绽放出最耀眼的光华!

    白莲花看到往昔之事时,瞬间明白了地藏王的用心良苦。

    地藏王实现了承诺,让她和单大哥终于再见了一面,地藏王能迅疾的让她白莲花神通突飞猛进,是因为洗去她的记忆,就能暂时去除她的贪嗔痴念。

    她不能再坠无明。

    此间极为凶险。

    她只怕自身重起妒忌之念,再燃无明之火,又重拖单飞下水,这才要斩断情缘,可她真能割断?听单飞主动犯险,白莲花立即回道:“我去,你接应!”

    五字才出,白莲花脸色倏变,喝道:“小心!”

    狂风剌面!

    那一刻不知道有多少只弩箭铺天盖地的射来!弩箭寒光,箭矢竟如斧头大小,看起来不但能杀人,破城墙亦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白莲花手一挥,射到单飞、孙尚香前方的弩箭倏然凝结在半空。

    单飞却是震字诀出,瞬间将白莲花面前的弩箭尽数震飞到天空之上。

    三人被弩箭所迫,缓缓下落时脸色均变。

    弩箭绝非虚幻。

    他们踩到的竟是实地!

    景色倏换。

    四周再非银色大海的群星璀璨,而是变成了苍茫黄土、辽阔的平原。平原四周,赫然有兵甲林立、旌旗招展。

    有无数黑色盔甲的兵士萧杀而立,在他们周围形成了壮阔浩瀚的方阵,将三人重重包围。

    本是银河天降的尽头,秦始皇棺椁早就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座巍峨高大的城池。单飞一看到那城池的制式规模,梦呓般道:“咸阳?”

    大城竟然是咸阳!

    单飞虽屡经奇遇,可骨子里面还是难改考古的习惯,想到适才遇袭看到的弩箭,再看到眼前的咸阳城,立即想到史书记载——秦始皇令匠作机弩矢,有所穿近者辄射之……皇陵依始皇生前都城而建,陶俑、战马、兵车均依规则。

    这里是秦皇陵,处处都有秦始皇生前的影子,亦有着咸阳、秦国的影子。

    巫咸神通广大,将真幻夹杂,让人已分不清真实或梦幻。这些难数的兵马,是秦皇陵内的兵马俑的幻化?巫咸难道有能力将秦皇陵内的兵马俑尽数复活?如果这些兵马俑真能活转,那在世上,绝对是天下无敌的兵力!

    白莲花对秦皇陵内部结构并不关注,看到眼前的异状时瞳孔微缩,因为她发现一点要命的问题——他们要杀将要复活的秦始皇,可秦始皇已然消失不见!
网站无法打开请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 ltxsba@gail.com 获取最新地址
网站无法打开请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 ltxsba@gail.com 获取最新地址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最新地址:m.ltxsba.pw m.ltxsba.fun